联合医药网,全球最新医药资讯!

最新更新文章排行手机版

全球最新医药资讯!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医药研发

cro医药研发外包 你所不知道的荷丹路“创新”和“人”

时间:2022-03-08人气:作者: 联合医药网

全文5397字,阅读需要20分钟

“要不我来贵公司谈一谈。”

“好的,我们在 186 Hodan Road。”

“我也在河单路186号……” 电话还没放下,药明康德的员工小刘一抬头,就看到了对面的一位顾客。那个也在看着他的窗户。

上海市浦东新区河单路186号,全球最大的CRO公司药明康德的部分员工在这里工作。

同样驻扎在这里的还有一家只有“一个半人”的生物制药公司:一个人负责监控开发进度,另一个“半人”在外面跑融资。至于研发,则全部交给他们的合作伙伴药明康德。

由于这样的客户太多,药明康德在河单路186号找到了这个地方,方便与客户联系。隔壁是上海自贸区国际生物医药科技创新中心贺丹路240号。 2017年底,上海外高桥保税区与辖内明星企业药明康德联合设立孵化空间。

本意当然是以“创新”为名。

资本在各处施肥和“创新”

自2015年药品审评制度改革以来,我国新药上市速度明显加快,资本快速推动发胖。 2017年底,港交所允许未盈利的“生物科技”公司在主板上市; 2019年3月,科创板也向未盈利的生物制药公司敞开大门。将生物医药领域的资本盛宴推向高潮。

一时间,“创新药”在中国遍地开花。

这些“创新药物”从何而来?小刘告诉建市局,他见过最极端的“玩家”之一,是从房地产起步的。房主明确问无锡:“我什么都不懂,你帮我选个品种。”

作为一家CRO公司,“无锡”公司提供的主要服务之一就是将资本与化学结合,吹出一个又一个华丽闪亮的泡泡,飘向主管部门、科学家、医院、医生……最终落入患者和医疗保险的腰包。

天时地利人和,中国生物制药行业迎来“黄金十年”。药明康德也从一家即将被出售的小公司变成了全球最大的CRO公司,市值跃升至2900亿。元。

在真正关心中国创新动力的业内人士看来,如今,这个行业越来越容易被玩坏。前几天备受舆论关注的君实生物只是一个起点。

国内某顶级生物产业园负责人评价:“明年年底,该行业将迎来一次大洗牌。”

11月18日,药明康德A股上市以来首次跌停,单日市值蒸发257亿元。 Asymchem和Tigermed等CRO公司的股价也大幅下跌。近两天股价小幅回调,但仍在低位徘徊。

一片叶子落下,就知道世界是秋天了。

最有价值的甚至不是药本身

有趣的是,与10年前CRO概念刚进入中国时相比cro医药研发外包,今天的进入者可能对CRO是什么更不清楚。

直译,CRO是指医药研发合同外包组织。最初,中国CRO主要服务于临床研究,包括设计方案、联系医院、统计数据等;后来逐渐扩展到化合物生产、筛选和制药行业的全过程。

简而言之,将科学家研究的化合物转化为药物,是 CRO 公司的价值所在。

在国外,有一种药物研发的所谓“VIC模式”,即风险投资、知识产权、CRO相结合,共同研发药物。开发商用自有品种募集资金,交给CRO进行后续开发。开发者成为药品上市许可人(MAH)后,委托生产企业进行药品生产,再销售给专业的药品销售公司。

VIC模式下,研发公司真的只需要几个人,这也是近年来国外药物研发的主流模式。不受大公司效率缺陷的限制,小型科研团队可能会非常昂贵并且出其不意地获胜。

但是,在中国,“VIC模式”已经异化为“VC模式”,像药明康德这样的公司实际上已经承担了知识产权输出的工作。

在收到房地产业主的请求后,药明康德负责从数据库中的数万种化合物中选择一种。选型完成后,进行“定制化”开发,产品功能以先进的医学词汇为特征,万事俱备。

至于这个品种的机制?针对什么目标?有什么可以治愈的?相反,这是后来的故事。

这样培育出来的品种,一般都是针对世界上无法治愈的疾病。因此,疗效的衡量标准也很细微,因为没有既定的治疗方法可供比较。

行话是:只要是全新的“目标”,每一步都是“创新”。

标签: cro  创新  药物研发  

最新文章

用户评论

相关文章